我来聊聊 '工资'

This is the Year-end review series!

主题:

What ?

  • 建立完善的工资调整机制

Why ?

  • 工资变动周期不明确
  • 员工抱怨时常出现
  • 工作积极性普遍偏低
  • 缺少目标感
  • ...

How ?

  • 多维度评估 [考勤(出勤率、出勤时间)、工作积极性、工作效率、工作量、工作完成情况]
  • 评估周期 (以周为单位、以月为周期)
  • 评估方式 (非独裁专政)
  • 评估结果 (可选:公开/不公开)
  • ...

正文:

其实我一直是不喜欢找上司或老板谈工资这类事情的,因为我始终相信付出就会有回报,但现实告诉我这一切并非完全正确。在今年中旬公司离职潮的这段时期,我也想过离职,但是我最终选择了留下,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不是懦弱,而是我想留下帮公司解决问题,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公司变大变强,具体关于离职潮的一些看法这里就不累述了,放到单独的话题里更佳。

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描绘出我这个角度看到的景象,同时表达出自己的一些看法,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些经历和看法来使公司的一些管理机制优于从前。今年我大概经历了 实习生->正式员工->优秀员工->核心成员 这些阶段,在这些阶段中我坚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前行。我从不相信只要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我只相信如果是金子,要提高含金量到一定程度,才会成为发光的金子,这些努力让我在较短时间内,经历了更多的提升,从而更加清晰发现问题背后的相关性。

接着我描述下我的经历和我看到的世界。

相对于其他同学我出来工作的时间算是比较早的,我在大二下刚考完试就出来工作了。在学校我早已厌倦了学校里那种低水平的教学,厌烦了大学生整日浑浑噩噩的生活,我急不可耐地想离开校园... 进入职场,一切都开始紧张了,手中每日有了很多任务,解决这些问题有种游戏杀怪的快感(虽然早已杜绝游戏,但以前的游戏时光还未忘怀)。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学们都要出来实习了,有些找到了工作,有些没找到工作,其中不乏很多踏入培训之路。茶余饭后,与友人交流之中自然而然就会提到公司技术、公司待遇等一些问题。有几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你技术比我好很多,而且工作了几个月,还没我刚进公司的待遇好。虽然我一般都回应 前期实习在多学习技术,工资什么的都不重要,而且平时确实忙于提升个人能力,也没太多时间想这些事情的,但是内心难免有些淡淡忧伤。闲时想想这些问题,其实让人不爽的并不是没有很好待遇去潇洒,而是已经出来工作还需要依托父母... 虽然有这些问题,但这不会是我努力成长的绊脚石,我依旧坚定不移的向前、向前。到去年年底我大概已经实习了6个月,公司的政策是'无毕业证不能转正',这个规定说实话我内心是无奈的,我的朋友工作3个月就可以转正,而且技术什么的也非强于我。不过年底的优秀员工让我感到惊奇、又惊喜,这算是对个人努力的一种肯定吧。开年后,继续工作,离得到毕业证还差6月有余,待遇也有小幅上调。

在这期间有人离、有人来,后来与员工A的共事让人有种手拿菜刀砍电线的赶脚。时间继续向前推进,这段时间由于公司的现金流有些问题,公司内部一些不良现象也在滋生,比如:部分同事开始浮躁,手中的事情也开始拖延。拿我们部门举例,项目开发的工作量几乎是固定的,总要来完成它。由于有人拖延,那其他人将会完成大部分工作量,但其他人也不傻,完成了更多的工作,得到的待遇却是一样的...

到了毕业季拿了毕业证,上级开始找我谈待遇问题,这段时间公司现金流还处于有问题阶段,我更多的体谅公司的境遇,也没想去申请较高的待遇,就这样定下了个人转正待遇。后来随着新鲜血液融入团队,我看到了自己以前实习的样子,虽然新人由我来带,可能因为我比较和蔼吧,我一直以学长的身份帮助解决问题、指正方向、与其交流。通过一些交流我渐渐发现了新人对待遇的一些不满意之处,其中不仅包含对待遇低的不满,还包含对待遇不平的不满。起初我略有些诧异,他们难道不应该以提升个人能力为主要目的吗?

后来我在和朋友的交流中,我理解了这些想法,他们没错,相反我以前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没去考虑个人得失,在外人看来应该不太理解吧!

用了较长的篇幅,把我的经历和我看到的世界尽可能全面描绘出来了,接下来我简单说说个人看法吧。读书人是不喜欢这些铜臭味的,我依然坚持的写了出来,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凌晨1点多了,先给自己点个赞吧~(≧▽≦)/~ 我希望可以建立较完整的工资调整机制,让能力高的人享有更丰厚的回报,让干事的人有更多机会,让农民工的汗水洒的更值得。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员工也不是志愿者!

在这里我说下个人愚见,借此抛砖引玉。

通过【考勤(出勤率、出勤时间)、工作积极性、工作效率、工作量、工作完成情况】等维度来对员工进行评价,这些评价的部分指标不一定需要每天都记录,可以一周记录一次,这样既解决时间,也不至于时间太久无法回忆最早情况。对于结果最好有个周期,比如说3个月为一个周期,我了解到好些公司都是3个月对员工做一次待遇的调整,这个调整不仅只有上调也会有下调。关于评价方式,可以多让几人参与,一个
人看到的世界毕竟是有限的,多人取平均值,这样会较为公平公正客观。对于每个周期的评价结果,可以选择告知当事人也可以选择不告知当事人,我个人觉得能让当事人知道还是比较好的,这样可以反思近期的不足,以求未来的改进与提升。

_END._👋

Show Comments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